【母親節】給媽媽的首飾盒

越洋送了個花籃給媽媽。 這週日是母親節了。

媽媽的首飾盒

媽媽仍是老樣子,拿着花籃愛不釋手,囗裡卻碎碎念我又買奢侈品,說我該多留個錢在身旁。

這就是媽媽。 回家陪陪她,她總會說你有事忙快離開好了。 買東西給她,她又說這個我有那個我也有,但當看到她那縫補再重用的爛錢包,心裡便又酸了一下。

而媽媽的記憶,卻仍是停留在那很久的以前。 那個我初次儲起零用錢買給她的小首飾盒,她把我往後送給她每雙耳環都放進去。 這麼多年來我送她的禮物,彷彿都比不上那個陽春的小盒子。

我常在想,為何媽媽特別深愛這個首飾盒? 是因為那是我花光零用錢去買特顯了它的珍貴嗎? 還是因為那個年代她沒收過什麼禮物? 我沒要媽媽回答,只知道有潔癖丟物習慣的她,仍然好好保留着它。

首飾盒收藏珍貴的飾物,然而我和媽媽之間最珍貴的又是什麼?

是大家努力下生活質素的進步? 是一同遊走過幾多個國家嗎?還是吃過什麼佳餚?

翻開那珍貴的記憶,我依稀看到媽媽滿臉皺紋和粗糙雙手的痕跡。

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廚師,小時候家裡每天的三餐,全賴她躲在廚房裡精心打造出來。

媽媽提供了最舒適的橋車服務,年幼的我生病時就是靠她背着我去求醫。

媽媽也包辦了家裡大大小小的清潔。 她每天蹲在地上擦地版的情景仍歷歷在目。

還有一些空餘的時間,媽媽會去做兼職,為我們換取微薄的生活費。

當然,記憶中也有我跟媽媽電光石火的爭吵和冷戰。 媽媽說我不懂她,我說她太固執。

我未能把以上的記憶歸類為快樂還是不快樂,因我享受的背後是她的辛勞,我更不知道漸漸有腦退化的媽媽是否也記得這些片段。 我只能說,沒有從前的這些,便沒有今天的我和她。她的付出,遠比我為她做的多。

可悲的是,於疫情下不少媽媽都被無情的病毒帶走了。 想到仍然可以跟媽媽聊天看到她的笑臉,我自覺幸福非常。

這個母親節,翻開心裡的「首飾盒」,回味與媽媽笑中有淚的過去。 讓我們思念也祝福媽媽,無論她跟我們距離是近還是遠,存在心裡那份不變的愛定能把我們連繫上。

楊燕恩
香港中文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
香港衞生署認可臨床心理學家名冊會員
心.林.工作坊
https://yypfw.weebly.com

楊燕恩博士

相關閱讀:父母離世後先明白 50、60歲仲有人讓你叫一聲「爸、媽」係福份 請珍惜同年長父母相處時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