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恨意說再見

雨後的田園,大大小小的蝸牛全都溜出來,農友們都好想知道:「有些蝸牛體積那麼龐大,到底平日牠們躲在哪裡呢?」

然而,除了好奇心以外,蝸牛們更多會誘發農友們的恨意。蝸牛外表懶洋洋,實際上胃口驚人。牠愛挑嫩葉吃,但饑餓時隨隨便便可以把整棵植吞噬!

「我要打死你們,來偷我的菜吃,去死… 去死… 我要你們永不超生」新來種田的農友一邊揮著磚頭敲打蝸牛的殼,一邊唸唸有詞。

正埋首於農務的我與另一位農友被這股強烈的怨氣嚇倒了,慌忙跑過來,可惜為時已晚,蝸牛們屍橫遍野,慘不忍睹。

另一農友勸解著:「何不放牠們一條生路呢?你種的菜也不少,只是分一點點給牠們。感到厭惡的話你大可把牠們移到草叢裡。如有選擇的權利,人家也不想當蝸牛的。」

當然,這名慈悲的農友阻止不了往後無數次觸目驚心的殺戮。要滅敵的農友常常大開殺界,蝸牛、瓢蟲、螞蟻、蚊子… 皆無可幸免。看著無數無辜的生命流走,我心裡難過卻只能默默祝福牠們一路好走。

恨意

那邊廂的農友看似仍未能息怒。他一如以往常般自言自語數著他人的不是:他爸媽沒本事培養他成材讓他只能幹東不成西不就的工作… 同事們都是笨手笨腳未能減輕他的工作… 前趁子他跌倒了卻沒親友關心他… 小時候課室裡鄰座的胖子怎樣令他在同學面前成了笑話… 彷彿整個世界也虧欠了他,周邊的人糟塌了他的生命。

農友恨意濃得似乎沒法容下任何生物,無論是否真正有侵害過他的,他都先以敵意相待,就如穿山甲般長滿了刺。他那過於敏感的自我防衛令旁人厭棄他,視他為「恐怖分子」不宜親近。

「蝸牛又來認證我農作的品質。」某天我不經意的在田裡說,嘗試換個方式開導農友。

「就是你這樣的人縱容了牠們,讓牠們到處破壞。」起了無名的火的農友說。他轉過身來拾起蝸牛,猛力用磚頭去砸。

這次農友把手指也弄傷了,血流如注,我替他洗傷囗時說:「蝸牛也有保護自己的方法,牠身上有不少寄生蟲,你的傷口若受到感染可麻煩啊!」

農友看似迷惘,他的腦袋看似在盤算著。依農友平常的思考模式,他可能在思考下回怎樣可以乾淨俐落的殲滅蝸牛不為自己留手尾。

「不去碰便不用避了。」我幫農友止血時說。農友瞅了我一眼,好像知道我在閱讀他的心。

無緣無故被傷害,就如農友看著辛勞的成果被摧毀,未必每個人也可以用好奇心 (何來那麼龐大的蝸牛呢)、同理心 (蝸牛沒選擇,牠只是求生而已) 又或是幽默感 (蝸牛來認證我農作的品質) 來應對,恨是平常不過的反應。就算恨意未令人動粗造成不可收拾的狀況,怒氣沖天時大傷元氣或因此造成的社交障礙,也是極可能要面對的果報,然而「火遮眼」時理智的覺察都跑光了。 或許有人會認為「不去碰便不用避」是消極的做法,但遇上已發生了又沒法即時扭轉的局面時,不再沉澱於要去教訓或咒罵對方,不止可避免陷於惡果中,還能先把自己從糾結裡釋放出來,整理好自身也重拾力量後,才再找方向。

心可以狹窄得容不下人家犯的小錯,心也可以廣闊得能承載世間種種的美。讓我祝福新來的農友,希望他能被翠綠的田園軟化,修煉出更寬更廣的心!

楊燕恩
香港中文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
香港衞生署認可臨床心理學家名冊會員
心.林.工作坊
https://yypfw.weebly.com

楊燕恩博士


**故事為筆者從前的一些經歷,加以修飾用更豐富的情節把主題顯示出來

相關閱讀:辛勞過後的蜜蜂:進入收成期後,該怎樣過生活呢?